<sup id="cike0"></sup>
<sup id="cike0"><noscript id="cike0"></noscript></sup>
<object id="cike0"><noscript id="cike0"></noscript></object>
<sup id="cike0"><wbr id="cike0"></wbr></sup>
<object id="cike0"><noscript id="cike0"></noscript></object>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論壇 > 一家之言

巨額“小金庫”現形記

來源: 南通市審計局 發布時間:2022-03-30 字體:[ ]

9月下旬的濱南市,進入了秋天最美的時節,清風徐來,天空湛藍,湖光水色,花海蕩漾。東州市審計局赴濱南市中小學教育經費專項審計調查組卻無暇欣賞這美麗的秋色,一踏上濱南市的土地,便與該市教育主管部門、相關學校取得聯系,投入緊張的審計工作。

為推動教育改革發展,健全教育投入機制,提高教育經費管理和使用績效,切實保障學生和教師的合法權益,從2021年9月開始,江州省審計廳組織全省審計機關采取設區市交叉的方式對全省中小學教育經費管理使用情況開展專項審計調查。

根據安排,東州市審計局赴濱南市開展此項工作,為此,東州市審計局高度重視,從全市抽掉50余名精兵強將,組成市級組等6個審計小組,赴濱南市開展審計。

明確目標 排兵布陣

濱南審計第一站,市級組選擇了號稱濱南教育的金字招牌、重點高校的優質生源基地——濱城中學。市級組主審張明,審計思路清晰、敏銳性強;組員儲明,計算機高手、專業能力強;“老大姐”徐梅,30年的審計工作經驗,是局里公認的業務骨干;“90后”秦悅,剛參加工作一年,積極向上、踏實肯干。

進點當天,學校后勤主任賈東早已等候在校門前。這是一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穿著一件墨綠色短袖,“歡迎各位審計專家來我校指導!”賈東一邊說著,一邊把張明一行引到學校安排的審計組辦公點。

簡短的寒暄后,戴著一副深度眼鏡,笑容可掬的校長李軍簡要介紹了學校的基本情況:濱城中學、濱城實驗中學、濱城初級中學同屬于一個教育集團,基本形成了“一個集團、兩個學段、三所學校”的辦學格局......,他如數家珍地向審計組介紹這幾年學校取得的各項榮譽。

在了解學校基本情況后,張明組織召開了審計組第一次例會:“摸清這個學校的情況,對了解濱南市教育管理工作具有重要的意義,大家請各抒己見,談談如何做到查深查透。”

儲明把打印好的審計操作指引發給大家說:“這次審計涉及招生政策、助學政策、教育收費政策執行等很多方面,涉及學校多,學生人數多,要做到精準發力,就必須借助大數據審計。我認為促進規范招生辦學是這次的審計重點,我們可以先取得學校管理信息系統數據進行分析比對,尋找問題突破口。 ”

“省廳在試審中,發現有些地方存在熱點學校違規招收擇校生、借讀生、復讀生并違規收費的情況,”秦悅推了推眼鏡接著說:“濱城中學作為濱南教育的招牌,是否也存在這樣的情況?”

張明表示同意:“從之前試審情況來看,違規招生問題和違規收費問題往往緊密關聯,我們要同步推進對招生和收費的審計工作。”

“對,數據比對分析和學校收費審計同步推進,這樣取證時可以相互印證。”正在翻閱資料的徐梅點了點頭。

“我們要在確保高質量完成審計方案規定動作的基礎上,把違規招生和違規收費問題作為突破點,儲明,你帶著秦悅先進行數據分析,徐大姐負責學校后勤管理和收費情況的審計,我負責對招生及助學政策執行情況的審計。”大家對分工表示同意。

明確任務后,審計組成員分頭行動起來。

初露端倪 頓生疑竇

第二天上午,儲明和秦悅來到學校的教務處采集數據。教務主任鄭同一臉疑惑,不解地問:“咱們審計不是查賬的嗎?怎么還要拷貝學生管理系統數據?這些涉及學生的隱私,拷貝出去不好吧。”“鄭主任請放心,審計有嚴格的保密紀律,拷貝的數據我們一定會妥善保存。”鄭同看到儲明嚴肅認真的表情,還是聯系了學校的系統管理員,打開了管理系統。

采集回數據,儲明立即對數據進行了清洗,運用計算機平臺及SQL語言,以管理系統中導出的學籍庫數據表、學生每學年繳費名單數據表、每學年在校生花名冊數據表、每學年期中期末的學生成績數據表、高考報名數據表為基礎,通過學生姓名和身份證號碼字段進行比對分析。

經過一天的忙碌,終于有了結果,數據分析結果表明:有200多名學生在濱城中學報名高考,但這200名學生并不在濱城中學的學籍庫里。

“如果數據準確,那這200名學生很有可能就是學校違規招取的復讀生或借讀生?”張明正和儲明、秦悅討論著。

咚咚咚......敲門聲打斷了審計組的交談,鄭同拿著一堆資料笑瞇瞇的走了進來:“各位專家都忙著呢,張處你好,這邊有個情況要匯報下。”鄭同說罷坐在了張明邊上:“我們學校這幾年都在給一部分學生代報名,剛剛儲處問我們要數據,我想著還是先和你們匯報下,免得到時候有什么誤會。”

“代報名?鄭主任具體解釋解釋。”張明來了興趣。

“我們學校是高考考點,有些考生借助我們學校報個名,然后在我們學校考試。”鄭同對答如流。

“借學校報名?有名單嗎?”儲明有些疑惑,接著問道。

“都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你們不知道,我們濱南高考考點環境都一般,只有我們學校比較好,很多都到我們這里報名,我們也很頭疼。”鄭同遞上了手上的資料:“這是學生名單。”

張明看了一眼學生名單,朝儲明投來意味深長的一笑。儲明隨即也拿名單看了起來,立刻明白了張明的意思,這里面有好多名字就在數據分析的學生名單中。

“你們代報名收取費用嗎?據我們了解高考報名手續操作還挺復雜。”張明神情嚴肅地說道。

“沒有沒有,這個我們肯定沒收取過費用。”鄭同連忙擺了擺手,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作為老審計的張明,此時不露聲色“既然是這樣,那麻煩鄭主任寫個材料,說明一下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送走了鄭同,審計組每個人心中冒出了同樣一個疑問:學校怎么對“代報名”這件事如此敏感,還主動來解釋讓審計組消除不必要的誤解,是否另有隱情?

張明:“我們換一個思路,先假設這些學生都是代報名的,但學校收費了,大家覺得收入會在哪里?”

“我把學校賬面的收費攏了攏,不論是收費項目還是收費標準,基本在政策規定的范圍內,暫時沒有看出什么問題。”徐梅看著手上的財務賬冊回答道:“如果學校向這些學生收費不入賬,想從賬上查到痕跡,應該比較困難。”

“我總覺得,沒有代報名這么簡單,如果是違規招收借讀生、復讀生,怎樣取得有力證據,戳穿學校代報名的謊言呢?”儲明接過話茬。

“是啊,如果是招收借讀生、復讀生,很可能存在大額收取費用的情況。” 秦悅說道。

怎樣入手,才能查實學校違規招生的事實呢?大家陷入了沉思。

張明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幾乎一夜未眠。

初戰告捷 追擊遇阻

第二天中午,午餐時間到了,可大家還在為無法驗證學校代報名說法的真假,怎樣才能取得新的有力證據。突然,儲明脫口道:“如果只是代報名,那這些學生就不應該在學校食堂就餐。”大家眼前一亮,幾乎同時脫口而出“查食堂數據”。

說干就干,秦悅把之前搜索出的200名學生的記錄與學校食堂充值系統的數據進行關聯比對后發現,這些學生近一年幾乎都有在學校食堂充值并就餐的記錄,而且與學校大多數同學的就餐日期一致。鮮活的數據表明,大家的推測沒有錯,這些學生并不是學校所說的代報名的情況,而是正常在濱城中學學習,極有可能是學校違規招收的借讀或復讀生。

張明打電話請來了教務主任鄭同,“鄭主任,請你解釋一下,你們代報名的學生,為什么都在學校吃飯。”

鄭同被張明這么一問,頓時有點慌張,但只一會兒,他的臉上就更多地堆出了疑惑的神情“不會吧,這......”

張明單刀直入,把打印好的學生就餐記錄放到鄭同面前:“請你解釋一下原因吧。”

這回,面對審計取證材料,鄭同足足愣了5分鐘,也沒能說出一句話。鄭同知道,現在什么樣的解釋都是徒勞的。他緩過神來“這個情況我還不知道,我來問問,我馬上問。”

可是審計組等了足足2個小時,也沒能再次見到鄭同的身影。張明打電話催促鄭同,可電話一直占線。就在張明再次撥打電話的時候,校長李軍滿臉堆笑地走進來,說道:“哎呀,張組長辛苦辛苦,前兩天我一直在教育局開會,怠慢各位專家,這樣晚上請大家放松放松,我知道審計有紀律,我私人請大家吃個飯,不違反規定。”

張明嚴肅地說:“李校長既然知道有審計紀律,那就別破費了。我想,鄭主任應該把情況向您匯報了吧。”

李軍望著張明嚴肅的表情,知道沒有商量的余地,臉上硬擠著笑容“您是說學生代報名的事,實在對不起,這件事責任在我,沒有及時向審計組說明情況,你們真是火眼金睛,這些學生確實是高三的復讀生,我們也知道這是違規的。”

張明問道:“明知道是違規的,那為什么還要招收這么多復讀生呢?”

“我們也是沒辦法,好學校大家擠破頭都想來,有的是熟人打招呼,也有學生原來就是我們學校的,第一年沒考上,還想在這里復讀,我們實在沒辦法拒絕。”

“違規招收復讀生的事,學校已承認,接下來關鍵就是看學校有沒有違規收費了”,張明心想。

看著李軍一臉委屈的樣子,張明接著問:“復讀生按什么標準收費?”話音未落,李軍瞬間回答:“沒有收費,除了伙食費,其他一分錢也不收。”

張明沉思片刻:“沒有收取一分錢,我想這也是您代表學校對審計組負責任的回答。”

李軍答道:“請審計組放心,絕沒有收費。”

張明見狀,說道:“那就請學校把招收復讀生的具體情況寫一個書面材料給審計組,同時請學校就沒有違規收費作出書面承諾。”

李軍遲疑了好一會兒,無奈地答應了。

在李軍離開審計點后,被張明安排找后勤主任賈東、學校會計陳兵談話詢問違規招收復讀生相關問題的徐梅和儲明也回到了審計點。徐梅和儲明把談話情況向張明作了匯報:談話并未取得有效證據,他們以各種理由搪塞,或者干脆來個一問三不知。

張明:“熱點學校招收復讀生,違規收取費用,這是通常的慣例,不收費才顯得不正常,大家想想,如何查?”

經過討論,大家決定分兵兩路,一路突擊盤點現金,檢查學校財務室的保險柜,并調取學校的校長辦公會記錄,看是否存在蛛絲馬跡;另一路對學校繳入財政專戶的大額資金逐筆核對,延伸來款單位,弄清資金的來龍去脈。

然而,經過三天忙碌,審計組卻無功而返,追查學校是否違規收費問題再次陷入僵局。但是,審計組里誰也不敢下“學校真的沒有收費”這樣的結論。

隱藏的玄機到底在哪兒呢?

峰回路轉正面交鋒

第四天的下午,副局長葛麗聽取了前階段審計組工作情況匯報,張明重點匯報了違規招生審計情況。葛麗聽取情況后,語重心長地說:“我們審計工作最講究實事求是,不論學校是否違規收費都要以有力的證據說話,要盡最大努力,把取證工作做到位,才能下結論,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大家討論討論,如何進一步取證?”

葛麗的話,點醒了大家。“我們的取證工作,一直在按常規步驟走,獲得的大多數屬于內部證據,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從外圍學生家長那里了解情況呢?只是這樣做會不會有效果,心里沒底。”徐梅說。

張明接過話茬:“那怎么才能避過學校,直接和家長取得聯系呢?”

儲明迅速作出反應:“學籍卡上面有學生家長的電話。”

秦悅把200名學生的學籍卡從數據庫里一一調取出來。張明和徐梅隨機抽取了25份學籍卡,開始分頭打電話。

進展并不順利。“喂,您好,請問是**家長嗎,我們正在對學校進行審計,想向您了解下學校的一些情況......”還沒等張明說完,電話就給掛斷了。“現在人是被電話詐騙騙多了嗎?”張明苦笑道。“哈哈,我一般看到陌生電話也不接,但學校座機對方不是應該有來電顯示嗎?我還以為這樣成功率高點。”徐梅調侃著。

連續撥打了20多個電話,對方不是掛斷了就是說“記不清了”。張明和徐梅沒有放棄,又抽取了20份學籍卡,第35個電話、第38個電話,兩位學生家長回答時,都顯得遲疑“你們問這些干什么,這我們好像也不太好說啊”,聽了這些回答,張明和徐梅頓時興奮起來,他們當機立斷,約見這兩位家長。“請您放心,我們會嚴格為您保密,”在聽了這些后,兩位家長勉強同意見面。

見面約定在當天晚上,做了好一陣子工作,A家長才打消了顧慮,打開了話匣子:“好像是年級主任,我想起來了,叫黃俊,當時還特意強調給現金呢。大概是七月底,在黃俊的辦公室里,我們是交了兩萬,但聽說是按照分數來收費的,多的五六萬。”又一個學生家長告訴了張明實情:“孩子非要復讀,我們也是托了人才能去濱城中學的,當時班里好幾個都是孩子以前的同班同學,你們可以都去了解了解。”

審計組把和家長的談話形成了書面材料,按要求進行了取證。這一重要的突破讓審計組興奮不已,張明將情況向葛麗副局長作了匯報,葛麗要求審計組馬上討論形成談話提綱,明天分組分別和學校相關人員進行談話,核實情況。

次日下午,談話在學校年級部會議室進行,張明和徐梅各負責一組,同時約談學校相關人員。

徐梅和現任的高三年級主任高奇相對而坐,儲明負責記錄。

徐梅:“今天我們是按照審計的程序進行例行談話,希望你能如實反映情況。”

“一定一定。”高奇笑瞇瞇地說。

徐梅單刀直入地問道:“你們學校招收復讀生有沒有收費?”

面對審計人員的發問,高奇明顯一愣:“應該沒有吧,最起碼我這屆沒有。”

儲明敏銳地感覺到高奇閃爍其詞,于是嚴肅地提醒道:“請再好好想想,據我們掌握的情況,可不是這樣。”

經儲明這么一問,高奇似乎有些難以招架,他沉默了片刻,依然搪塞道:“我也是今年才當高三年級主任的,之前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真的不太清楚。”

徐梅耐心地說:“今天我們找你談話,就是相信你能講出實情。能擔任年級主任,我們也相信,你應該有較高的法律意識的。”

沉默,再沉默。高奇的神態顯得很緊張,抬起頭怯生生地看著徐梅,又望著儲明,似乎想說這什么,但猶豫了一下又抿緊嘴唇,進而又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低下頭,一直保持沉默。

另一間會議室,張明和秦悅正在和去年的高三年級主任黃俊談話,黃俊是當時收取復讀費的經辦人。談話按照正常的程序進行,在張明直截了當地問道“我們不繞彎子了,談談你經辦收取復讀費的情況吧”,黃俊聽了這話,頓時愣住了,就這樣沉默了將近15分鐘的時間,他額頭已沁出一層汗珠,藍色襯衫和后背貼在了一起,印了好大一片汗漬。秦悅補充道“黃主任,2020年7月底,你在自己的辦公室,負責收取復讀費,要求家長交的都是現金。”此時的黃俊一臉的驚詫,他沒想到審計組已掌握實情,他再也招架不住,將收費的實情和盤托出。

原來,濱城中學每年都會招收復讀生,并收取一定的費用,具體的經辦者就是每個高三年級主任,資金也由年級主任保管。僅黃俊經手收的就達300多萬元。張明進一步追問:“這些資金都用到哪兒去了”黃俊支支吾吾:“學校經費緊張,主要用在貼補學校的開支了。張明步步緊逼:“那賬在哪里?”黃俊答道:“沒有賬,平時都在紙上記個流水賬,估計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從張明的表情上看,根本沒有相信黃俊的話,“黃主任,你再想想可能在哪里。”

又是一陣沉默,張明心想:“黃俊經手的學生繳費收入流水就將近100多條,再加上支出記錄,怎么可能在紙上計算,會不會電腦上有留存?”

此時,張明心想,有一線希望也要試試看,于是要求黃俊一同來到辦公室,“讓我們小秦幫你在電腦上找找吧,她可是計算機高手。”秦悅立刻心領神會,讓黃俊打開了電腦,在黃俊的電腦上搜索著“復讀”“福利費”“補貼”“明細”等關鍵字眼,果然,一份翔實的收支明細賬躍入眼簾,此時的黃俊臉上紅一陣白一陣,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

審計組將談話內容記錄在案,和收支明細賬一起形成了審計取證材料,但只有黃俊承認了學校違規收費的情況,其他談話對象仍然拒不承認違規事實。

張明把下午談話的情況及時向葛麗副局長作了匯報,葛麗指示:“我們要乘勝追擊,查清到底違規收了多少錢,這些錢到底用在哪里,馬上約談李校長。”

放下電話,審計組在張明的帶領下,來到校長辦公室。張明開門見山“李校長,學校有沒有收復讀費,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已沒有再遮遮掩掩的必要了,我們來找你談話,就是請學校牽頭,把各年級到底收了多少復讀費、這些費用用在了哪兒弄清楚,并把所有的原始收支記錄提供給我們。”

在審計組來校長辦公室的路上,李校長已經接到了黃俊打來的電話,他想到審計組這么快就掌握了實情,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張明話音剛落,他馬上答道“張組長,您放心,我們連夜加班,把賬算清楚,一定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

為了不讓對方有回旋的余地,第一時間拿到真實數據,張明說道:“那我們審計組也加班,和你們一起把情況弄清楚。”

李校長看著張明堅定的表情,知道無法推脫,只能應允下來。

當即,李校長把幾個年級組的組長叫到辦公室,明確提出要求:“今晚加班,關于復讀費收支情況,你們把原始收支記錄全部拿出來,配合審計組把收支情況搞清楚。”

校長發了話,年級組長們像霜打了的茄子,個個蔫了。

水落石出真向大白

凌晨四點鐘,挑燈夜戰的審計組終于把學校賬外復讀費的收支情況弄清楚了。原來,近兩年,濱城中學一共收取復讀費520萬元,這些資金游離于賬外形成“小金庫”,主要用于學校的經費開支和發放教師補貼。審計組快速把情況形成書面材料上報省廳,省廳明確要求,要及時總結經驗,在面上擴大戰果,待全面摸清情況后,作出處理決定。

審計組立即落實省廳指示精神,召集各審計小組負責人和主審會議,布置落實重點查處學校違規收費和違規設置“小金庫”審計工作。

經過兩個多月的奮斗,東州市審計局赴濱南市審計組查出:2018年以來,有8所學校將收取的與入學掛鉤的費用2100萬元費用置于賬外,設立“小金庫”,由財務人員、年級老師保管或存于第三方機構,用于發放教師補貼、招待費支出等;9所學校將5100萬元補課費在賬外核算,設立“小金庫”,用于發放教師等人員補課費;4所學校將校園商店承包收入、虛列食材數量人為抬高單價套取的資金、虛開輔導用書增值稅發票套取的資金、征訂書籍回扣等137.59萬元賬外存放使用,未納入法定賬冊核算,違規用于招待費等支出。

濱南市政府領導對審計報告作出明確批示,要求濱南市教育局等相關部門立即組織整改存在問題,建章立制,并嚴肅追究當事人責任。

在審計后的兩個月內,濱南市教育系統21名工作人員受到黨紀政務處分,追回資金已悉數上繳財政或退還學生家長。

(文中地名、人名均為化名)

南通市審計局 虞曉慶

BG真人游戏